当前位置 :主页 > 经营发展 >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

* 来源 :http://www.zhutaobang.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1-01-02 09:25 * 浏览 :

和高伟一样,找到陈杰的求助者曾经有过各种各样的心理负担。这些求助者有70后、80后、90后,有国家公职人员、小老板,也有留学生。他们有人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很无奈,如果家破人亡,那就是命中注定躲不过的人祸。”有人说,“心里的痛,只有自己知道,这两年快抑郁了。”

免责声明:

高伟曾经把父亲拉入陈杰组织的受害者同盟,那里面时常会发一些辨别保健品的信息。事后他发现,这些信息,父亲根本不会去看。高伟感到无力。对于高伟的经历,陈杰感同身受。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从两三个月前开始,高伟通过自己的渠道,带一些进口药品给母亲,包括降压药、降血糖的药,交给父亲时,他说这是保健品,“上面都是外文,他看不懂。”

曾卧底过会销现场的陈杰见识过这些人的可怕:“他们对老人信息的掌握超出你的想象,不仅登记本人的,还有老伴的,包括几个子女,什么工作,平时什么时候来探望,以及家里谁作主。”陈杰在和一家保健品公司人员发生冲突时,对方清楚报出了他在哪儿工作,新买了什么车。

父亲责骂高伟是自己健康路上的拦路虎,“我是为了你妈好,你为什么阻止?”每当这个时候,高伟就觉得孤立无援。

因为不停地买保健品,父亲的积蓄已经被掏空,他和母亲每月近万元的退休金外加外聘的收入所剩无几,“有时,他还会向我和哥哥要钱。”

“我爸去年突然提出让我哥还这6万元钱。”得知此事时,高伟觉得很诧异,因为父亲平时以前不是这样的,“他的退休金比我哥的收入都高。”

高伟的父亲坚信,这些保健品能帮助老伴恢复健康,他投入了全部积蓄。高伟估计起码几十万元,“每次都买一万多元的产品回来。”这些产品包括治疗脑梗、改善体内循环、改变基因、割舌取血……

高伟哥哥和父母住在一起,之前在母亲的支持下,买了一辆6万多元的轿车,开网约车。

“我低头洗的时候,感觉到他哭了,我不敢看他。”那是高伟第一次给父亲洗脚,他发现,父亲的双脚有浮肿,小腿上还有一块块的淤青,“我哥走了后,他骑车接我哥的小孩上下学,着急的时候,脚蹬打在了腿上。”因为这次洗脚,父亲对高伟的戒备小了很多,虽然依旧买保健品,但会主动和他聊天。高伟也不再和父亲直接对抗,他不想刺激到老人。

如果只是如此,高伟也许只是心烦,但去年9月,哥哥的意外成了他过不去的坎。

父子俩很默契地不再提保健品的是非,尤其高伟,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个话题。虽然他知道,这是根刺,会一直在。

有一次,高伟父亲带回的保健品宣传上,声称这是某医院的技术,他特意带父亲到这家医院咨询。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2.在父母家里要善于发现蛛丝马迹,重点观察客厅、卧室两个区域:一看是不是有传单出现,一旦发现传单,警报要立刻拉响,说明过不了几天就要买新产品了。二看家里是不是出现新的产品了,如果有,赶快想办法取证。

长谈中,这个中年男人不止一次叹气。“我知道,我父亲这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这个做儿子的对他关心不够,但我也不可能24小时陪在我爸身边,我上有老,下也有小啊。人到中年,不如狗!”

“我以前和我父亲也会有矛盾,但那是普通的家庭矛盾,事后彼此都能谅解,不会怨恨。但事关保健品的矛盾,像是会结仇一样。”陈杰觉得原因是,“那些卖保健品的人会反复做老年人的工作,甚至说一些诋毁子女的话,就是不停洗脑,制造老人和子女间的矛盾,最常说的,就是子女贪老人的钱,巴不得你们早点过世。他们培训的时候,常说的就是,年纪越大的老人越怕死,生病的老人最好骗。”

和大多数子女一样,高伟首先做的是上网查询这些保健品是否正规,“在国家相关网站上根本查不到。”这些无法说服高伟的父亲,他认为这是儿子编造出来蒙自己的。

3.陈杰希望在不法保健品阻击战中,每个家庭都要网格化,比如推选出一位训练有素的家人,定期探望老人,协助老人识别骗局,跟踪投诉。如果一开始家里只有一位老人购买,一定要争取把另外一位发展为眼线。

高伟的哥哥因此压力很大,每天早出晚归,开车时间越来越长,有一天突发脑溢血离世。“我妈觉得我哥的走,是和父亲要他还钱有关。我也这么认为,他和我谈过,心理压力很大。”但是高伟不能说,还要劝母亲,“哥哥身体不好,和父亲无关。”

“医院说,他们的药从来不在外面卖,那上面的专家也不是他们医院的。”高伟以为这是铁证了,“结果我爸说,人家那专家说,他是做科研的,不在医院坐诊。”

“最开始,我爸经常往家带一些小礼品,加湿器、空气净化剂,我以为这是他买的。两三个月后,我发现他带药回来,我一看,觉得完了,这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保健品,很多都是三无产品。”

高伟的父亲从来不告诉他自己在哪儿买的保健品,他曾经在父亲的手机上安装过跟踪软件,“我看他出了市区,就知道又被那些人接走参加会销了,打他手机,肯定是关机。”

有时候,他给父亲打电话,会问,今天去哪儿了?父亲说,去听课了。高伟不再炸毛,而是主动问,那学了什么新的知识?

上一篇:活动现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