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服务 >

但降低申请保障房年龄限制有难度

* 来源 :http://www.zhutaobang.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1-01-28 13:40 * 浏览 :

曹志伟送“踢皮球图”

穗国土房管局称须研究

市国土房管局副局长黄文波回应,曹志伟此前建议的单身公寓户型在保障房建设中已经采纳,但降低申请保障房年龄限制有难度,“广州市保障房针对的对象有严格的界定,保障房首先要优先保障低收入、住房困难人群。大学毕业生住房属于支持性保障,广州为吸引人才可以考虑提供支持性保障,但必须在救济性保障的基础之上,并且要根据财政富余情况决定支持性保障幅度。能否把年龄线降低到30岁以下,我们还在研究考虑。”

送完感谢信后,曹志伟向市国土房管局咨询:“去年,我曾在知情问政现场建议广州建大学毕业生单身公寓,想问问进展如何。”记者了解到,曹志伟多次为建设大学毕业生保障房发声,他曾建议,大学毕业生刚刚步入社会,不少人收入微薄,是更为需要保障房的群体,广州可以考虑为大学毕业生提供保障房,户型不超过30平方米,租金以市场租金5-6折计算,补贴逐年下降,第三年不再补贴,“为刚毕业学生提供保障房,可以留住很多人才,这比花几百万元引入院士还要有社会效益”。曹志伟还向国土房管局建议,让申请保障房的年龄限制从30岁降低至22岁。

韩志鹏说:“对于政府部门的这些回复,我基本满意。现在政府的身段还是放得比较低的,态度还是比较诚恳的。”

降申请保障房年龄限制

2012年4月,林泰松收到广州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的回复。该局承诺“推动人才市场取消结婚时必须迁出集体户的协议”,承诺采取措施解决该建议反映的问题,“逐步改变在人才市场设立集体户的做法,将集体户口的集中管理改为分散管理,切实落实集体户口人员的计划生育管理”等。

据了解,外来人员进入广州后,因无房落户只能挂在人才市场的集体户口上,在签订落户协议时还必须同时签保证书,保证结婚后把户口迁走,否则就不同意进行户口代理。一旦签了保证书,人才市场又以此理由拒绝提供户口办理结婚证,即使侥幸办下结婚证,当地的计生部门也不会为其办理准生证。

近年来,广州近10万集体户遭遇“婚育难”的问题屡屡见诸报端,在户籍管理、计划生育政策、高房价三重钳制下,挂靠在人才市场中的“集体户们”无法结婚、无法合法生育小孩。在2010年的省人大旁听人员座谈会上,林泰松抛出这一问题,引起舆论关注。在2012年广州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作为人大代表的林泰松旧事重提,提出了《关于尽快解决我市集体户口人员结婚难、生育难问题的建议》,呼吁为集体户口人员解决“双难题”。建议引起了不少人共鸣。一时之间,他的邮箱多了很多年轻人提建议、表达心声的邮件。

韩志鹏说,这些人不少是他的邻居,还有他熟悉或者不熟悉的老人。韩志鹏还是同德围咨监委主任,他准备在同德围搞一个实验,找一个居委会跟他们一起做,看看旧楼加装电梯究竟难在哪里,能不能把这个工作推动。“总得自己也去做一做。”

昨日一个半小时的“知情问政”活动中,曹志伟走访了三个部门,先扬后抑:表扬了市国土房管局、市人口计生局,批评了市城建委。

“在拆迁过程中,城管委是进攻的一方,此外还涉及市法制办、市规划局、市建委、市法院等部门。恒大足球队都夺亚冠了,一栋违建拆了3年却还‘没过半场’。市城管委的效率让我疑惑,是不是也太不给力了?”曹志伟说。

曹志伟向市国土房管局送上自己和一封市民委托转交的感谢信:“感谢国土房管局解决了市民高女士几十年都无法解决的房产问题,同时也代表广大市民感谢国土房管局解决了几十万户的办证难问题。”

“问题的根源在于计生工作没人愿意接管。”林泰松说,集体户口人员结婚后的计划生育难管理,容易出现漏洞。人才市场不得不卡住户口,限制落户人员结婚。同样,当地计生部门也是因为觉得计生管理困难而拒绝给集体户口的适龄夫妇办理准生证。

旧楼加建电梯难

昨日,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带着一张“拆违皮球赛第三集”的问责图来到市城管委,反映其在天河区投资的一幅地块上,有违建3年拆不动。曹志伟称,该建筑3年前被法院判定为违章建筑,但直到现在,该建筑还因为程序问题没有被拆除。

韩志鹏哽咽落泪

“只要问题一天不解决,我都会追问下去。”林泰松表示,在今年的人代会上将再度就此提交建议,呼吁采取街道与人才市场联动的办法,试着按照集体户人员现租房所在地,划分计划生育管理区域和计划生育管理责任。

原标题: 穗27部门直面政协委员“知情问政”

现场市城管委负责人说,该违建已经有些年头了,历史原因较为复杂,目前还有一些住户需要协调,“这几年来我们城管委为拆这个违建做了一些工作,但是进展不明显,今天曹委员再次反映问题,我们承诺会做更多的工作”。

“很多老人腿脚不方便后半辈子下不了楼,等到人没了才下来。”昨日上午,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来到广州市民政局摊位前,询问能否将组织居民旧楼加装电梯作为广州建设幸福社区的一个内容。说着说着,韩志鹏突然动情哽咽,用双手捂着眼睛,全身颤抖,流下了一行行热泪。韩志鹏说,广州很多老人住得高,不加装电梯很难下楼,他认为旧楼加装电梯是民生甚至是底线民生问题。

“这并不是什么制度性难题。这些集体户口人员已经是事实上的广州户口,允许他们结婚和生育并不会给政府增加额外的负担,无需触及户籍制度的重大改革。”林泰松说,期望市政府能够督促相关部门勇于承担责任,正视并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切实帮助来广州打拼的年轻人。

时至今日,问题却仍然未得到解决。今年情人节时,林泰松专门让两个助手实地走访,人事专员给出的答复仍然是要结婚就必须迁走户口。

一栋违建3年拆不动

记者询问韩志鹏为何落泪时,他说:“我看得太多了,广州有很多高层旧楼,没有电梯,而这种旧楼上面住着的很多都是老人。按照广州目前的房价,他们没有条件置办新房。年纪大了,如果再加上腿脚不方便,他就下不来。有些人在上面等到死了那天都下不来,被别人抬下来。我亲眼见过很多‘等死’的案例。”

曹志伟还在问政中建议,城管委作为拆除违章建筑的主要责任部门,有必要向广州市委、市政府提交优化违章建筑拆除流程的建议。

“去年韩志鹏怒了,今年韩志鹏哭了。”昨日,广州市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在珠岛宾馆开幕,会后市政协安排27个职能部门接受委员面对面“知情问政”。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在咨询“旧楼加装电梯难”问题时,突然动情哽咽,流下热泪,直叹民生多艰。“我还没问完职能部门,一个半小时的‘知情问政’就结束了。”市政协委员陈迪云称“知情问政”时间太短不过瘾。

集体户何时“结婚不难”

人大代表追问5年

焦点问题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在向公安部门提意见和建议后感到满意,双方拱手致意。梁文祥 摄

南方日报讯(记者/郑佳欣)户口挂靠在人才市场的集体户,结婚时却遭遇借不出户口结不了婚的难题。广州市十四届人大四次会议今天上午开幕,广州市人大代表、律师林泰松准备继续“死磕”这一难题,连续第5年发起追问。

之后,韩志鹏又来到广州市规划局摊位继续问政,希望规划部门不要怕被别人告,只要依法依规,申请旧楼加装电梯的该批就批。记者了解到,自从广州市通过旧楼加装电梯试行办法之后,不愿加装电梯的业主常常把市规划局告上法庭。广州市民政局和规划局现场摆摊人员都表态将全力支持,共同推动这项民生工程,让更多的老人能够乘坐电梯上下楼。

核心摘要: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在向公安部门提意见和建议后感到满意,双方拱手致意。曹志伟还在问政中建议,城管委作为拆除违章建筑的主要责任部门,有必要向广州市委、市政府提交优化违章建筑拆除流程的建议。

记者看到,曹志伟的问责图上画着“拆违队”和“审批队”两个足球队示意图,作为“进攻方”的拆违队包括城管委、街道和公安3个部门,目前“皮球”落在处于“中场”的法院身上。此前,曹志伟已连续两次在“知情问政”会上向市城管委送过这样的“踢皮球图”。

上一篇:并被裁定羁押禁见 下一篇:没有了